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刀剑乙女】亲吻的22种方式 (1—10)

#ALL婶,预警:极度傻白甜!至于婶婶……你们就当她是被刀剑们养大调 教到不知道基本礼数的一个傻姑娘好了(:з」∠)_

#人物OOC    文笔很渣   废话多   被姬友吐槽是她看过的最长的段子OTZ   因为看起来真的好长,希望大家能坚持看完ಥ_ಥ#

#前几段都比较正常,亲吻的地方越往下越呵呵#

——————————————————————————

(1)  发    思慕    数珠丸恒次
  审神者的一头黑发十分漂亮,长及腰际又十分柔软,但是她依然很羡慕数珠丸的头发。
  渐变色好厉害!能拖到地也好厉害!
  “数珠丸,今天也让我来帮你洗头发吧!”审神者坐到正在念诵经法的数珠丸身边。
  被突然打断的数珠丸并没有感到生气,他睁开眼,紫色的眼眸里是温温的笑意。
  “今天换我来帮主君吧。”
  “咦?数珠丸的意思是要帮我洗头发吗?!”审神者在看到数珠丸点了点头后立刻激动地去搬椅子和其他东西了。

  “数珠丸,我好想睡……”仰躺在椅子上的审神者在数珠丸不轻不重的力度下感觉一阵阵睡意袭来。
  “主君安心睡吧……”数珠丸看到少女彻底阖上眼眸,拿来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理着少女的黑发。
  傍晚的斜阳洒在两人身上,少女的黑发就像是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
  长发绾君心。
  究竟是谁的长发绾了对方的心呢?
  数珠丸眷恋地亲吻着少女还未干透散发夏日傍晚特有的清凉气息的发丝。
  “晚安,我的主君。”

 

  (2)额     祝福    山姥切国光
  “被被我去战场了哦。”出阵前,审神者特地找到正蹲在某个角落里的山姥切国光,“今天的马当番就拜托你和俱利酱了。”
  “……”
  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审神者有些失落,但她还是蹲下来和山姥切直视:“被被如果累了的话就好好休息吧,每次内番你都太拼命了。啊,对了。”
  审神者像是想起了什么了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巧克力放到了山姥切的手上。
  “被被可以用这个补充体力哦,我知道你喜欢吃甜食呢。”
  审神者看到对方没有抗拒就起身:“那么我走了哦。”
  审神者的手突然被拉住。
  山姥切站起身扶住审神者的肩膀,他面色微红地低下头在审神者的额上印下一吻。
  “平安归回……”

 
  (3)  眼睑    憧憬    鸣狐
  “小叔叔你真的不能摘下面具给我看看吗?”和鸣狐一起坐在廊檐下的审神者将渴望的眼光投向身旁的鸣狐。
  “鸣狐会害羞的!”小狐狸从鸣狐肩膀跳到审神者怀里,胡乱地蹭了一番。
  “就看一下好不好?”审神者把小狐狸举起来再次可怜巴巴地看着鸣狐。
  然而对方金色的眼里依旧毫无波澜,被这种淡淡的目光看着的审神者不禁有些心虚。
  “好啦我不提任性的要求了……对了,小叔叔的耳环我很喜欢呢!”
  “鸣狐的耳环可是很珍贵的!”小狐狸再次帮鸣狐回答了。
  “诶?是有故事的吗?”审神者的脸上完全看不见刚刚被鸣狐拒绝的沮丧的神情,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怀里的小狐狸吸引了过去,“其实我也想带耳环的,可是三日月那个坏老头不让我打耳洞……真想把他丢回山里去……”
  和小狐狸叽叽喳喳的少女很快就受到午后睡意的侵袭。
  “我这个星期,一定要在本丸里……”少女抱着小狐狸倒在了鸣狐的腿上,“装空调……”
  鸣狐轻柔地拂开遮住少女脸庞的头发,少女恬静的睡颜和平时咋咋呼呼的样子完全不同。
  鸣狐对小狐狸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狐狸立刻小心翼翼地从审神者怀里钻出来。
  鸣狐摘下面具,面具后露出的笑容是审神者一直都想看到的。
  他弯下身子,蜻蜓点水一般吻过少女的眼睛。
  不同于小狐狸声音的清冽男声响起:“下次,一定会向您表明,关于我的……心意……”

 
 
  (4)  耳    诱惑    次郎太刀
  “主君您在干什么?”经过审神者房间的次郎看见审神者在费力地拖动她那张笨重的椅子。
  “啊是次郎来了!”审神者停下动作,“我想拿书架最上面的那本书,可是完全够不着就只好来找椅子了。”
  “那么我来帮您吧。”次郎对审神者眨了眨眼睛。
  次郎和审神者来到书架前,“就是那一本。”审神者指着那本红色封皮的书给次郎看。
  等待次郎帮她拿书的审神者却突然被次郎抱了起来。
  “咦?次郎直接帮我拿不是更方便吗?”
  “人家宿醉到现在还头疼呢,万一看不清是哪一本拿错了很麻烦的。”次郎一边找着借口一边感受着少女腰部的柔软。
  “这样啊……”担心自己的体重会让次郎吃不消的审神者快速地找到了那本书。
  “次郎,可以放我下来了。”审神者转过头却发现次郎一副呆愣愣看着自己的样子。
  “怎么了次郎?”审神者的问话让次郎缓过神来一般放下了审神者。
  “主君,有没有人告诉您……”次郎弯下身子凑近了审神者的耳边,“您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满心疑惑的审神者还没有来得及细问就感到右耳上传来湿 濡感。
  “咦,次郎你在干什么?”审神者捂住耳朵后退了几步。
  “没有啦。”次郎看着有些被吓到的少女笑出了声,“人家都说了还没有完全醒酒呢。”

 

  (5)  鼻梁    爱玩    鹤丸国永
  “主上,看这边!”
  审神者刚回过头就有一股水柱喷到了脸上。
  “哈哈哈,有没有被吓到?!”举着用来浇蔬果的水管的鹤丸在那里哈哈大笑。
  “鹤丸我真的生气了!”审神者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发现自己的衣服也没能够幸免于难。
  “哎呀呀,抱歉抱歉……”鹤丸放下水管走近审神者。
  少女怒气冲冲地看着面前依然乐呵呵的白发付丧神:“就算是夏天,全身湿湿的也会很不舒服的!”
  鹤丸低下头凑近了审神者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鼻梁:“那么,就让我们来做些运动帮主上变干吧。”

 

  (6)  颊    亲爱/厚意/满足感    小夜左文字
  今天是审神者的生日,审神者在接受了众人的祝福并品尝了光忠的美味料理后,心满意足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感到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的审神者假装不经意地突然一回头,倒是把跟着她的人吓了一跳。
  “咦,小夜你跟着我干什么呐?”审神者蹲下身和小夜视线齐平。
  “今晚是您的生日,我却没能送您什么……”小夜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有些阴沉,“如果您有想要复仇的人……”
  “不用了啦,小夜高兴就好。”审神者揉了揉小夜乱蓬蓬却格外柔软的头发。
  “其实我……”小夜看上去依旧是那副阴沉的样子,但审神者却眼尖地看到他变红的耳根,“我向歌仙大人请教了做点心的方法,这是我自己做的点心……”
  小夜往审神者手里塞了一个盒子,他快速地凑过去亲了一下审神者的左脸颊。
  “祝您安好。”
  被一系列动作弄得有些晕的审神者回过神来时只看见小夜的背影,这是害羞了吗?
  小夜跑回短刀部屋时直接钻进了被子里将头蒙住,他的脑子里全是自己刚刚对主人所做的“忤逆”的行为。
  哪怕是他被恶作剧的浦岛掀开被子时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到。
  “咦咦咦???小夜你的脸超级红啊!!!药研快来,小夜生病了!!!”

 

  (7)  唇    爱情    一期一振
  “主殿您竟然擅自饮酒了吗?”蓝发青年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审神者有些生气。
  “不动回家了,我,我很高兴,就答应和他,呃,喝两杯嘛……”已经神志模糊的审神者
  “甘酒也会醉?!主殿您的酒量这么差吗?”一期无奈地将审神者从椅子上抱起送到了她的床上。
  幸好主殿不是会耍酒疯的人。看着在床上乖乖睡觉面色红润的少女,一期心里十分庆幸。
  均匀还带着纯冽酒香的呼吸让一期下意识地凑近了一些。
  睡梦中的审神者只感到如羽毛般轻柔的触感落在自己的嘴唇上。
  这下子,更想做一些以下犯上的不好的事了呢。

    (8)  脖颈    欲求    乱藤四郎
  背靠在审神者怀里的乱将一块拼图放在某一角。
  “主公大人,看!庄园这一部分我已经拼好了哦!”
  “乱酱真厉害!”审神者微微低下头在乱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是奖励哦!”
  乱眼中的错愕一闪而过,但他立刻转换了神色。
  “主公大人也很厉害啊,已经拼好湖泊这一块了呢!所以我也要给您奖励哦!”乱回过头,坐下来正好比审神者矮一个头的他在婶婶的脖子上亲了一口,临末还坏心眼地舔了舔。
  “乱酱真是可爱的孩子呢。”审神者摸了摸乱的长发,“我们继续完成拼图吧。”
  乱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审神者,海蓝色的眼里满是不明的深意。
  主公大人再这样把我当成女孩子没有防备的话可是会很危险呢♥

 

  (9)  肩膀    执着    小狐丸
  帮小狐丸梳理完毛发的审神者一下子累倒在地。
  “小狐丸你太高了!保持这个姿势我好累……”
  “是吗?抱歉主人。”绅士·小狐丸将审神者从地板上抱了起来,转移到了自己的怀中,“那么我来帮主人按摩吧。”
  因为审神者的巫女服穿起来实在是很麻烦又很热,审神者在夏天穿的都是自己在现世的衣服。
  所以小狐丸看到的就是在审神者黑色的长发下显得更加白皙的肩膀。
  总觉得,有点控制不住了。
  等待小狐丸按摩的审神者却突然感到肩上一痛。
  “小狐丸你干嘛要咬我?”眼中盈满泪水的审神者让红色眼睛突然变得格外妖冶的小狐丸恢复了一些。
  他低下头舔去因为自己流出的细小的血液。
  “是因为无法控制,只执着于您一人的野性呢……”

 

  (10)  背    确认    髭切
  “兄长不要随便就把资源拿出来玩,等会儿锻刀的玉钢会不够的!”
  “我会还回去的,多嘴丸。” 
  “兄长每次都这样说可是每次都会忘记放在哪儿了,这样可是会惹主人生气的!而且我是膝丸啊兄长!”
  “主人?那是谁,帮佣的老婶婶吗?”髭切完全没有管已经处在狂躁状态的膝丸,拿着一堆玉钢不知道在堆些什么。
  “兄长又忘记主人了吗?”膝丸一副头痛的样子,“我去帮你把主人找来!”
  被膝丸拉过来面对髭切的审神者一头雾水:“发生了什么吗?”
  “兄长又把您给忘记了……”膝丸趁髭切不注意将桌上的玉钢一把捞到怀里走了出去,“我去还玉钢,主人请您务必好好教导兄长。”
  “髭切又忘记我了吗?”
  少女脸上的无奈让髭切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是的,我不记得您是哪一位了呢……”
  “为什么每次都只会忘记我……”审神者知道髭切记性不好,但对别人好歹只是记不住名字而已,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了“你好眼熟你是哪位”的程度。
  “多嘴丸说您是主人……”髭切看着忙不迭点头的少女眼中笑意更甚,“可是主人身上有着我留下的标记呢,您可以让我确认一下吗?”
  “啊,那个啊,不知道还在不在……”髭切看着面前缓慢解开自己衣物的少女,不动声色地关上了自己身后的门。
  “那个,我看不到呢……”等髭切回过头来时,看到的就是背对着自己衣衫半解露出雪白后背的审神者。
  “可是您的背后并没有我上次留下的印记呢。”髭切的话语里是满满的无辜,可是眼里却是实打实的戏谑。
  “可是我真的就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啊……”没有被髭切相信的审神者有些着急。
  “我可以相信您……”髭切像是正人君子一样只看着审神者的脸,完全没有乱瞟别的地方,“可是为了下次能够认出您来是不是还要做一个标记呢?”
  犹豫了一下的审神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当髭切的气息喷洒到自己背部上时,审神者还是有些害怕地恳求着:“可以不要像上次那样,弄得那么疼呢?”
  “完全可以哦。”

↑这时候你怎么又想起来了上次的事

——————————————————————

※最近被作业掏空了身体,即使在码字脑子里面依旧是一堆对二甲苯和基因频率╰(‵□′)╯

※写完后自己不忍再看系列

※其实这是姬友发给我准备画ALL王耀的一个表格,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写下来了,日常故事真是好写(并不)

※剩下的安排大概是这样的
(11)  胸    所有    三日月宗近
(12)  手臂    恋慕    药研藤四郎
(13)  手腕    欲望    加州清光
(14)  手背    敬爱    江雪左文字
(15)  掌心    恳愿    今剑
(16)  手指    赞赏    宗三左文字
(17)  腹    回归    大和守安定
(18)  腰    束缚    莺丸
(19)&(20) 大腿   支配&小腿  服从  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
(21)&(22) 脚背  隶属&脚尖  崇拜   压切长谷部

※其实14~17我并没有完全构思好,总感觉哪里不对,所以如果大家有其他人选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真不容易,我看着都累(〃▽〃)

评论(29)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