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ALL婶】【政府(恋爱)问卷调查】下篇

#ALL婶    修罗场(并没有)   略污#

#人物OOC到飞起   文笔已喂狗   废话多#

#QAQ我也不知道为何我写了化学作业后风格突变,之前绝对没有最后一段那么沉重的气氛啊(。>ㅿ<。)#

上篇请点这里   看来只能用电脑发链接呢#

————————————————————————

  “喜欢被亲吻的地方:额头”
  “诶?额头什么的太普通了啦,怎么样也要再禁区一点啊,至少要是「哔——」啊,唔……”突然开黄腔的信浓被一期捂住了嘴巴。“抱歉,我家的孩子缺管教了。”
  “额头吗?”数珠丸睫羽轻颤,拨弄念珠的动作缓了下来。
  “嗯?数珠丸你说什么,怎么了吗?”坐在数珠丸身旁的青江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的兄长。
  “不,没什么。”在脑内想象自己把婶婶压在身下亲吻额头的数珠丸面上依旧十分平静。
  “可是数珠丸你拨念珠的方向反了啊!”
  “看来数珠丸大人也要和黄色废料丸一起去擦鼻血了。”髭切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比较敏感的地方……”太郎还没有读完就被愤怒的长谷部再次打断。
  “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在这样危险地盯着主吗?而且主竟然也大意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全屋的刀用一种“你智障吗”的眼神看着长谷部。
  “长谷部殿下似乎对姬君也有非分之想呢,而且是您把这份问卷送到姬君手中的不是吗?”
  被宗三毫不留情的话语再次刺伤的长谷部又蹲到了墙角。
  “敏感的地方,是腰和颈部吧……”五虎退抱着小老虎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到了。
  “嗯。”太郎点了点头,“主上她填的是腰和颈部。”
  “为什么退会知道?”坐在他身旁的乱捏了捏他的脸,其他刀剑也将目光移到了退的身上。
  “呜……”被众多刀剑盯着的五虎退怯怯地往后缩了缩,“阿诺,因为有时主人抱着我被我的头发蹭到时都会发抖,老虎们不小心碰到主上的腰时她也会抖呢……”
  「所以自己每次都故意用手“不小心”地碰到主人的腰呢,主人明明受不了却强忍的样子真可爱呀ovo」这是退没有说完的话。
  “总觉得很羡慕短刀呢……”狮子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oㅿo←总觉得自家弟弟今晚不对劲的一期。
 

  “不擅长应对或者不喜欢的人:这个,我十分不擅长应对很粘人的人。”
  “啊,这样说来鹤丸你要被主上嫌弃了。”小贞幸灾乐祸地看向鹤丸。
  “为什么?!我哪里粘人了!”被两次点名的鹤丸终于怒了。
  “上次我和光忠都看到了哦,你抱着主人的等身抱枕在说些甜腻腻的话。”
  “等身抱枕啊……真没想到鹤丸殿下是这样的刀……”平野不可置信地看着鹤丸。
  一期连忙把坐得离鹤丸最近的厚拉了过来,就连三日月也一副“我看错你了”的表情。
  “什么啊,你们这是在欺负老人家吗?”鹤丸泪目,“我才不信你们没有收藏有关主人的东西呢?!”
  “这么说来,我有看到过蜂须贺哥哥他收着……”
  “咳!”来自蜂须贺重重的咳嗽声让浦岛闭上了嘴,“身为真品的我怎么会干这种下流的事!”
  被“下流”这支箭射中的鹤丸失魂落魄地去墙角找长谷部谈心了。

 

  “你是否赞同‘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肉体’这种说法,并写出理由……”看着太郎脸上纠结的表情,坐在他旁边的次郎帮他吐槽了:“这是哪位问的问题?难道是纯爱小说看多了吗?”
  “……”全屋静默,无人承认。
  “咳,主人的回答是:不赞同,因为得不到心的话再怎么样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而且两人都不会好受。”
  “呜……主人真是个好女孩子,和我的看法是一样的呢。”和泉守突然扑进了堀川的怀抱。
  “好啦好啦兼桑……”摸头安慰和泉守的堀川大概已经知道了这个奇葩的问题是谁问的了。

 

  “认为一天最多能承受几次H:抱歉这个没有尝试过不太清楚呢,不过应该是一次吧……”
  “才一次就受不了吗?”药研推了推眼镜,“看来大将要好好提高一下体力了。”
  “哈哈哈,说的没错,主上看起来也是容易被玩坏的样子呢。”三日月微笑着,“也是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呢。”
  这把太刀还真是说了不得了的话,以后的生活什么的是可以随便说的吗?表面不屑内心已经在幻想各种奇怪场面的大俱利伽罗。

 

 
  “如果要在本丸选一把刀做伴侣会选择哪一把……”
  “这个一定是我吧,像我这种帅气的刀主人一定会选我的对吧!”和泉守摇晃着堀川,希望从他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
  “主人的理想型怎么看都不像你吧。”清光对和泉守的兴奋十分不屑。
  “主人似乎有说过‘我最喜欢髭切了’这种话。”髭切的话让膝丸一下子ORZ了。
  “兄长你又忘记这是你做的梦了吗?你还亲口告诉我的啊。”
  “是吗?明明记得有说过啊……”
  “真不知道哪位会这么幸运呢。”
  “……”没有参与讨论却突然散发粉红色的气场的山姥切。

 

  “这个,主人她没有选任何人……她说这个选择很奇怪,她对我们……”太郎突然沉默了一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全室静默。

 
  “小姑娘还真是不开窍呢。”三日月率先打破了沉默,以袖掩面,眼眸中的新月闪烁着不明的光。
  “看来还需要努力啊……”莺丸起身,“各位,我先告辞了。”
  “……”气息变得更加阴沉的山姥切,“果然,是不可能喜欢仿品的啊……”
  面如死灰的和泉守看起来颇受打击,他突然起身:“看来……只有去强上主人了……”
  “不要啊兼桑说好的只要心灵不要肉体呢!”堀川死死地拖住和泉守。

 

  打刀部屋很快恢复了安静,而在这边一旦睡着怎样都叫不醒的新垣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一句让她的本丸加速变成暗黑本丸的一句话。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正文分割线»»»»»»»»»»»»
 

  鹤丸的剧场——————————————
  抱着等身抱枕的鹤丸。
  “主上很喜欢我吗?哎呀呀,收到主上的告白我很高兴呢。”抱住抱枕,蹭~
  “真是不害臊呢主上,那么就来亲一下吧……”抱住抱枕,亲~
  “哈哈,主上害羞的样子真可爱啊,那么要继续吗?”
  “哎呀,主上还真是意外地诚实呢……”
  (ㅇㅁㅇ川←在房间外看呆了的小贞和光忠。
  -_-||←一直待在房间里而没有被发现的大俱利。

 

  蜂须贺的剧场—————————————
  新垣正在寻找自己晒在外面突然消失的胖次。
  蜂须贺上前询问:“主上在找些什么?需要我的帮忙吗?”
  “谢谢你,不过还是不用了,只是一件衣服而已。”羞于开口的新垣。
  “如果是衣服的话,我似乎看见有什么东西被风吹走了呢。”
  今天的风确实很大,新垣想。算了,只是一条胖次而已。
  “谢谢你啊蜂须贺,估计是找不回来了呢。”
  蜂须贺看着离开的新垣,露出了一个笑容。
  太好了,骗过去了呢。下次要不要再尝试着收藏一些其他的东西呢?



※为何我的排版不管怎样都很乱QAQ

※谢谢你们的喜欢(づ ̄ ³ ̄)づ

※一直都觉得“这都是后话”这句话好厉(zhuang)害(bi),终于让我用一次了(这里有个智障喂!)

评论(28)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