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刀剑乙女向】【小狐丸的尾巴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下】

#智障婶婶出没(除了脸还有什么能看的!)#
#小狐丸谜之崩坏(划掉)#
#这是下篇啦下篇,上篇请点头像谢谢(不会发链接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不)#
——————————————————————————

A计划失败仍不死心的婶婶决定实施B计划。
 
  晚饭的时候,婶婶在门前将脸揉了揉,然后做出一副十分失落的样子进了餐厅。

    “主,发生什么了吗?如果有什么问题请主一定要告诉我,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也一定为主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婶婶还没来得及迈进门槛就被眼尖的长谷部发现,他立刻冲过来单膝跪地,双手捧着婶婶的一只手,眼神闪亮闪亮地看着婶婶,就差一条摇着的尾巴了。

    “唔……”婶婶别过头,长谷部这家伙每次都做出这种像小狗一样的表情是要怎样,哎哟这么可爱,好想揉他的脸呐。不行,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想到这里,婶婶苦笑了一下:“没什么,长谷部不用担心我……”在众刀剑眼里,看见的就是他们主上漂亮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心酸(?)的笑容,让人心都揪起来了。
 
    而知道她即将坑人的鹤丸默默地低头,吃饭。

    “主公大人没事吧。”“大将,出了什么事?”“主殿,如果心情不好就请说出来。”……大家立刻凑上来安慰她,就连被被和俱利酱都向她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Σ(゚д゚lll)哎呀怎么感觉事情闹大了?!婶婶心虚地笑了一下:“我真的没事,大家不用担心我……小狐,你过来一下……”说罢,她向大家鞠了一躬,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大家担心真是抱歉呐。

  
    小狐丸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就站起身跟着婶婶去了她的房间,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主上今天可是特地问人家要了酒呢。”次郎醉醺醺地向自己身边的兄长嘟囔着。

    “嗯,主上是有分寸的人。”太郎这么说着,眼里却满是担忧。

    “你们相信我,主上她……只是对小狐丸有企图而已……”鹤丸的一句话让众刀剑瞬间炸了。

 

    “来,坐。”婶婶抽出自己的小桌子放在榻榻米上。
 
  在小狐丸坐下的时候,婶婶从柜子里面拿出从次郎那里顺过来的酒。
 
  “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小狐丸规矩地坐好,看向正在从柜子里拿出什么的婶婶。
 
  “砰”婶婶将酒瓶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发出的响声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糟糕,演戏演过了。
 
  婶婶连忙咳嗽了几下:“来,我今晚心情不好,就想和小狐你一醉方休!”

    “主人,喝酒对身体不好,况且主人您还没有成年吧?”小狐丸制止了婶婶倒酒的动作。

    “谁说的,我过完今年的生日就成年了!而且我之前有喝过酒哦。”婶婶一脸“谁说我是小孩子我和谁急”的表情。

    “好吧,那么主人是否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呢?”

    “这个嘛……”婶婶抿了抿嘴唇,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失恋,对,我失恋了!”

    “那个魂淡竟然就这样把我甩了,都告诉他照片是我本人了……”

    “主人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怎么都没有听您讲起过?”小狐丸一脸复杂地看着婶婶。

    “是网恋啦网恋,就是不久之前的事。而且我毕竟是个女生嘛,所以不太好意思告诉大家啦。”婶婶已经把两个酒杯斟满了酒。

    “既然这样,”小狐丸点点头,“虽然我不太会喝酒,但是我愿意陪着主人。”

    “嗯嗯,来,喝!”婶婶听到小狐丸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她的打算就是把小狐丸灌醉,然后就可以……嘿嘿……现在小狐丸又说他不太会喝酒,那么灌醉他更是轻而易举了。
 

  在喝下第一杯的时候,婶婶已经觉得有些不对了,这酒怎么这么辣啊,眼泪都出来了。

    被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吓了一跳的小狐丸连忙放下酒杯:“主人是不是不会喝酒?”

    “谁说的,我之前可是喝过超级多的!”也许是太久没喝所以一下子有些受不了吧,这样安慰自己的婶婶又喝了一杯,自己以前可是喝过十几瓶的,不过那个酒好像比次郎的酒甜很多。

     “你也喝啊……”神志已经有些模糊的婶婶还不忘自己的目的。

    “嗯。”小狐丸抿了一小口。

    在第三杯酒下肚后,自以为酒量惊人的婶婶已经倒在了桌子上。
 

     “来,小狐……喝……”

    小狐丸无奈地看着婶婶:“真是的,一点防备都没有呢。”他站起身,将婶婶拦腰抱起,准备去找莺丸要一些醒酒的茶。

    “嘿嘿,终于抓住你了……”谁知道婶婶突然诈尸,一下子直起身抓住了小狐丸的“狐耳”。

   “嘶” 婶婶突然的动作让小狐丸一下子摔在了榻榻米上,而婶婶抓住他的头发不放让他有些吃痛。

    “啊?弄疼你了吗?”婶婶有些无措地松开了手,“抱歉啊……”
 

  接下来,婶婶不顾小狐丸错愕的表情,跨坐在小狐丸的身上。她勾住小狐丸的脖子,上身贴近小狐丸:“让我蹭蹭,蹭蹭就不痛了哦。”

   她将小狐丸的脑袋往自己胸口上压,以此方便她蹭小狐丸的狐耳。啊啊,太幸福了,终于蹭到小狐丸的耳朵了!

   但是毫无知觉的婶婶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拿脸胡乱蹭着小狐丸的时候,自己的胸也在蹭着小狐丸的脸。

   被突然给了福利的小狐丸先是一脸懵逼,继而又有些害羞。主人她这是在干什么啊,不过,主人还真是软绵绵的呢。不行了,好想对主人做些什么糟糕的事……

   “对了……”婶婶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了动作。
 
 
  “嗯?”就在小狐丸有些疑惑的时候,婶婶勾住他脖子的手慢慢下移。

   小狐丸打了个激灵,在婶婶还没有碰到他的【哔——】前抓住了她的手。

   “主人,想做些什么?”

   “唔,尾巴……”婶婶喝完酒后格外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小狐丸,“尾巴……小狐的尾巴……”

    “主人是想看我的尾巴?”小狐丸将婶婶的手握紧了一些。

    “嗯嗯嗯!”婶婶忙不迭地点头,又对他露出了一个杀伤力极大的笑容,“可以吗?”

   “平时用神力将尾巴藏起来了呢……”小狐丸轻笑了一声。

   对嘛,她就知道小狐肯定是有尾巴的!啊,一会儿就可以抱住小狐的尾巴蹭,想想整个人都要上天了!

    “不过,主人知道狐狸的尾巴是用来干什么的吗?”小狐丸悄悄地用手环住婶婶的腰。

    诶?蹭尾巴还要答题吗?婶婶想了想:“保暖?小狐狸总是用尾巴把自己包起来呢。”

   看见小狐丸摇头,婶婶有些着急:“难道是用来装饰的?”

   “都猜错了哦主人。”小狐丸将婶婶又拉近了一些,“狐狸的尾巴是用来求得配偶的欢心的哦。”

   诶,原来是这样吗?看着婶婶呆愣愣点头的样子,小狐丸不禁笑出了声:“呵,所以,主人已经谈恋爱了,可不能算是我的配偶呢……”

   “没有!我的初恋还在,那只是骗你的!”婶婶生怕小狐丸不给她看尾巴,急急地解释道。

   “是吗?可就算是这样……”小狐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婶婶打断:“我愿意做小狐的配偶!”

    像是怕小狐丸不相信一样,婶婶掰过小狐丸的脸,让他直直地面对自己:“我,上杉遥音,愿意做小狐丸的配偶。”
 

  认真的目光让小狐丸的心一颤,连真名都说出来了啊主人,这下看来是真的回不了头了。

   “那么,接下来主人请完成配偶该做的事吧。”

   在小狐丸吻上来的那一刻,婶婶脑子里面唯一的想法是:尾巴,还没有看到……

————————————————————————————
※开不起车(:з」∠)_
※要说的话已经在上篇说过了,再次感谢依然关注着我的大家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