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刀剑乱舞乙女向】【三日月×婶】【停电的夜晚 上】

#如题(开车咯)#
#想到这个梗是因为我家真的停电了(深沉脸)如有撞梗,绝对是巧合#
#天黑真好干坏事啊(划掉)#
#小学生文笔   人物OOC   废话多#

  “诶,怎么回事?”在浴桶里泡着的婶婶眼前一黑,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
  “啊啊啊,马上就过关了啊!岂可修!!!”从打刀部屋里传来了和泉守愤怒的叫喊声以及堀川安抚他的声音:“兼桑兼桑,不要生气,明天还可以再玩游戏嘛,兼桑能打到这一关已经很厉害了呀!”
  “啊!!!呜……”短刀部屋里传来了退和平野的惊呼,接下来就是什么东西闷声倒地的声音。“鹤丸殿,请问你在干什么?”一期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哎呀呀,抱歉抱歉,我看停电就想给大家带来一点惊吓嘛。”鹤丸不知悔改地说着。
  “俱利酱,你在哪里?我帮你把毛巾拿过来了哦。”光忠拿着一条毛巾茫然地搜寻着房间内的大俱利的身影。“……”坐在光忠面前的大俱利。

 

  嗯,原来是停电了吗?婶婶长舒了一口气,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糟了!婶婶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起来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有夜盲症这件事!平常开灯的话倒还没什么,现在根本就是完全看不到啊!
  而且自己把睡衣和内衣都扔在了床上,这下可真是糟糕了。婶婶慌忙地从浴桶里站起身,带起了一片哗啦的水声。要赶紧找到衣服穿上啊,要是某个近侍过来的话就太不好了。
  就在婶婶爬出浴桶摸索着裹上浴巾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主上还好吗?刚刚可真是吓了老人家我一大跳呢。”
  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婶婶下意识地将浴巾裹紧了一些:“三日月吗?我还好,请等一下再进来好吗?”
  “呀嘞呀嘞,老人家我可是惦记着主上呢,想不到主上这么绝情,连门都不让我进。”门外的三日月语气十分低落,就好像婶婶真的做了什么伤了他的心的事。
  “那个,不是的,我,呃,我还在洗澡……”听着渐渐小下去的声音,三日月已经可以想象出婶婶在房间内脸色通红慌乱解释的样子了。哎呀,小姑娘就是好调戏啊。
  “既然这样,老人家我也只好过一会儿再来了。”三日月刚转身就听见房间内什么倒地的声音以及一声痛呼。
  “主上,没有事吧?”三日月在门口静静地等了一会却没有得到回答,他想了想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边的婶婶被脚下的东西绊倒后,一头撞上了桌子的边缘。唔,好痛。额头上传来的痛感让婶婶感到一阵眩晕,完全没有听到门外三日月的询问。

 

   三日月就着外面的月光,很快就发现了摔在地上的身影。他快步走上前扶起了婶婶,手下传来的触感却让他一愣。主上还没有把衣服穿好吗?
  “唔……”婶婶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伸手在三日月的身上乱摸着,似乎是想找个支撑点站起来。
  头脑渐渐清明的婶婶感到自己的手突然被什么抓住,接下来就是一股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脖颈间。“哦呀,我可以认为主上这是在勾引我吗?”
  咦咦咦?!“那个,三日月,可以先放开我吗?”完全看不见三日月宗近的婶婶试图将手抽出来,却反被三日月托着腿根像抱小孩子一样抱了起来。
  失去重心的婶婶只得紧紧抱住面前唯一能感知到的东西。咦,这个流苏……突然脑补出自己和三日月现在的体位的婶婶一下子爆红了脸。
  “哎呀,主上真是热情呢,竟然给老头子我埋胸的福利……”三日月闷闷的声音从婶婶胸口处传来,让婶婶刚刚清醒了一些的脑子又立刻混乱了。
   “我,我,那个,三日月,请,请放我下来……”婶婶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依然被喷洒在胸口的气息弄得打了个激灵。
  “这样放下去的话,浴巾就要掉了哦。”三日月轻笑了一声,“还是让我把主上送到床上去吧。”
  “那么,就拜托你了……”快要哭出来的婶婶想到自己就算下来也根本找不到床在哪里,只好扶住三日月的肩膀,尽量拉开两人的距离。
  

※至于爷爷会不会乖乖送婶婶上床睡觉……你猜
※手机电不够了QAQ后续等电来了再说吧……没有手机的我即将沉迷于学习(x_x;)
※后续还是发链接吧,估计会被吞,可是愚蠢的我不会弄链接,如果有小天使会请告诉我阿里嘎多ovo

评论(1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