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ALL婶】我才不承认这种梦1

#写在这里怕忘记梗#
#废话多,文笔渣,人物ooc#
#放假回来会更#
#今天用了扯淡理由请假来开车#

大概是刀剑们得到了奇怪的能让婶做奇怪的梦的药?
Chapter   1
————————————————————
  呼,好热。
  凛一下子从床上惊醒,她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确认自己到底有没有醒。
  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些什么画面。凛将立刻就红透了的脸埋进手心里,心里是对自己的深深唾弃。
  啊,昨晚似乎梦到和髭切做了什么糟糕的事情呢……自己难道这么饥渴吗?
 
  “主殿,您醒了吗?”门外传来近侍太郎的声音。接下来门被打开,平常不苟言笑的付丧神此刻正恭恭敬敬地跪坐在门口等待着凛。
  “嗯?太郎……”凛刚说完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这种软绵绵又带着莫名勾•引意味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啊……真是要疯了!
  凛对上太郎有些错愕的眼神,刚刚才消散一些的热气一下子又回来了,她将门唰的一下关上。
  “太郎,今天我自己来就好……”太郎太刀看着面前的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主殿刚刚……
  太郎想起少女刚刚用那种软软的带着撒娇意味的语气唤着他的名字,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满是羞怯和……邀请。
  是的,邀请。太郎太刀不明白今早的主殿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主殿真是很危险呢……总觉得刚刚心跳停了一下。
  真•木头+莫名被撩的太郎太刀起身,对着房间恭敬地鞠了一躬:“是,主殿。”
  房间里的凛听见太郎太刀走远的脚步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继而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在床上打起了滚。啊啊啊啊啊啊,好丢脸!做了羞耻的春•梦就算了,而且还对高岭之花(?)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今天的凛心情十分凌乱。

  而在本丸的另一边,髭切的房间里。
  髭切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床边围着一群刀剑。
  “各位,都在这里干什么呢?”髭切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那个药真的有用吗?你真的梦到主殿了?!”青江迫不及待地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是的。”
  “诶,看来那个药真的有效,万屋里面那个奇怪的家伙似乎没有骗人呢。”药研推了一下他的眼镜,点了点头。
  “那么,那么,昨晚感觉怎样?”在鲶尾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所有刀剑都唰的看向鲶尾,眼神里都传达着同一个信息“问得漂亮”,然后他们把饥渴(?)的眼神转向了髭切。
  “这个嘛……很不错哦。”髭切缓缓地露出一个微笑,“主殿真的是完全任人摆布呢……我和主殿在樱花树下……”说到这里,髭切顿了一下,抬起头露出颇为无辜的表情,“真抱歉,忘记了呢……”
  喂喂你骗谁呢?!明明现在有在笑,根本就是不想和我们分享吧!一众刀剑在心里狂吐槽。
  “哎呀哎呀,既然有用的话,那么今晚我可要努力抽到那根签了。髭切殿下可真是幸运呢,能抽中第一根签。”三日月以袖掩面,新月一样的眼睛里是对髭切毫不掩饰的嫉妒。
  听到三日月宗近的话,在场的刀剑都沸腾了。
  “啊哈哈哈,如果今晚是我的话,估计要让主上受到一些惊吓呢。”鹤丸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
  “……”莺丸喝了一口茶,似乎是在沉思。
  “不知道那样做主殿会不会生气呢……”一期一振皱着眉头似乎有些苦恼。
  ……
  “各位,可以离开了吗?”心情突然差到极点的髭切下了逐客令。
  待众刀剑都走完后,髭切发现面前还有一个身影。
  “怎么了吗?笨蛋丸。”
  膝丸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髭切:“兄长真厉害,我会追随兄长的脚步的!”膝丸说完就冲出了房间。
  “……”突然好想和笨蛋丸去手合的髭切。

真的只是怕忘记突然的脑洞,play什么的在下面……
因为到九号或者十号才能回家,所以这之间不能更文十分抱歉

评论(22)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