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ALL婶】【为什么今早的主殿换了画风2】

#人物OOC,不喜求别喷#
#废话多,渣文笔#
#想开车似乎翻车了(没事再翻一次就正了)#

  Chapter   2

  萤丸接住从自家家长那里扔过来的小婶婶,脸上是没反应过来的茫然。“萤丸,你先看着她一会儿……对了,别让她接近其他的太刀和大太刀……我去睡一会……”明石国行毫无力气一般靠在一棵树上,看上去下一秒就要睡着。
 

  诶,话说哪群太刀再加上那个奇怪的打刀(特指长谷部)是在想什么啊。明石国行想起了今早远征前的那群太刀们对他的嘱托。“别让主接近其他太刀和大太刀,有成人的身体的话干什么都很方便呢……”长谷部看上去很担心。“嘛,但是把主殿交给短刀们照看的话也不放心,所以在我们回来之前就把主殿托付给你了,相信眀石殿下不会做什么的对吧?”“……”喂喂,三日月你的话是威胁而不是问句吧!“那么,就把主上交给你了,不要把她玩坏了哦。”鹤丸看上去很不情愿地把小婶婶交到了眀石国行手里。然后他们三个人外加一期一振拖着看样子情绪很低落的烛台切一起离开了。

    “……”明石国行只觉得槽点太多不知道怎么吐槽,自己只是有点没干劲而已,难道自己就不是太刀就没有成年人的身体了吗?这种放心也太伤刀的心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抱着她好累啊……
 

  对了,还有萤丸,萤丸看起来很靠谱啊,虽然是大太刀但是还是个小孩子的身体吧,应该做不不了什么。嘛,就把她交给萤丸吧,自己要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被家长信任•同时也被家长看不起(身体)的萤丸此刻内心是无奈的,他看着摇摇晃晃离开似乎马上就可以倒地睡觉的自家家长叹了一口气。
   

  “眼睛,kilakila的,好漂亮……”萤丸感到自己的眼睛被温热的触感轻轻拂过。他把目光放到面前的小婶婶身上,唔,主殿变小了的话,终于可以揉到主殿的头发了,总是被审神者揉头发的萤丸一边想着一边将手放在了小婶婶的脑袋上,轻轻地顺了两下毛。
  

  “唔……”小婶婶似乎挺享受被顺毛的感觉,自己主动把脑袋往萤丸手心送过去蹭了蹭。“……好可爱(/ω\)”萤丸像是打开了什么新世界大门一般把和她差不多高的小婶婶抱在怀里,在小婶婶的颈窝里蹭了蹭。主殿真是小小的软软的又香香的呢。

    “哈哈,好痒,别闹。”小婶婶试图把萤丸推开,无奈力气太小,她只好张嘴咬住近在眼前的耳朵,下意识地舔了舔:“唔……放开哦……”
 

  耳朵上传来的湿濡感让萤丸瞬间炸了,他颇为激动地松开小婶婶:“主,主殿……”“嗯?痛吗……”小婶婶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我来帮你……”说完,她就毫不犹豫地凑上来亲了萤丸一口。

   “还痛吗?三日月说,痛的话,只要亲亲,就可以了哦。”小婶婶对萤丸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大太刀萤丸,卒,享年???
  原因:失血(?)过多
  【三日月宗近:啊哈哈没想到最后便宜了萤丸殿下呢……】

  “萤丸!不好了!”爱染国俊风风火火地把还在原地呆愣着的萤丸拉走,“眀石他在树上睡着不小心掉到水池里了,现在好像变得有些迟钝了!”
  “哇,好快哦!”小婶婶看着风一样离开的爱染国俊发出了感叹。
  “诶,好饿……”小婶婶在原地站了一会,确定自己是真的被抛下了,低下头摸了摸肚子,看上去有些难过。
 

  “诶,骗人的吧?!”小婶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惊讶的喊声,接着她就被高高举起。

   “哎呀没想到真的是主殿呢!”黑发紫眸的少年把小婶婶拉得近了一些,像是在确认着什么。过近的距离让小婶婶有些想一爪子糊到他的脸上。

  “骨喰骨喰,你看,是变小的主上呐!”鲶尾把小婶婶送到白发的少年面前。“……”骨喰盯着小婶婶看了一会儿,无表情地别过头。

    突然就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小婶婶很是失落,鹤丸明明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了OvO
  “哈哈,骨喰你脸红了哦。”鲶尾把小婶婶放下来,冲骨喰眨了眨眼睛。“……”骨喰沉默着。
  骨喰突然感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抓住,他低下头,只看见小婶婶对他怯怯地笑了一下:“肚子饿,要吃东西。”“……”骨喰依然没说话,但他握住小婶婶的手,快速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喂,等等我啦骨喰!”被兄弟残忍抛弃的鲶尾不甘心地追上来,“主殿竟然更喜欢骨喰呢……”

   骨喰把鲶尾在万屋买的鲷鱼烧拿出来递给小婶婶,然而小婶婶没有接:“要喂。”鹤丸很喜欢给自己喂食,他说这样可以促进两人之间的感情。那么要是让这个看起来不太喜欢自己的哥哥给自己喂食的话,他应该就不会嫌弃自己了吧。
 
  鲶尾头上的呆毛一下子就绷直了:“我最喜欢喂食了!”然而骨喰已经拿起一块鲷鱼烧送到了小婶婶面前。
 
  “啊呜。”小婶婶一口咬住了骨喰的手指,将鲷鱼烧吃下后还不忘舔舔骨喰手上的残渣,顺便附送了一个超大的笑容。
 
  骨喰被小婶婶的举动弄得完全愣住了,黏黏的……液体……主殿……

   “骨喰你没事吧?!哇唔,你的脸超级红啊!!”鲶尾在耳边的大喊骨喰已经听不到了,他倏地站起身,飞快地冲出了门外。
  “诶诶,逃走了啊。”鲶尾叹了一口气看向门口,“还想和骨喰一起喂主殿的说。”

   而这边的小婶婶已经处于极度难过的状态了,果然这样也还是被讨厌了吗?那个哥哥连看都不想看到自己了……现在只有眼前这个哥哥可以陪自己玩了,绝对不能再被人嫌弃了!
  小婶婶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嗯,看来要用鹤丸说的讨好别人的终极方法了。【鹤丸:……】
 

  小婶婶咬住一块鲷鱼烧,用手扯了扯鲶尾的袖口。鲶尾刚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来就猝不及防地看到这样的小婶婶,看样子是想把嘴里的鲷鱼烧喂给自己,可是这个闭眼脸红的样子是要闹怎样啊……总觉得有点引人犯罪呢……
 
  鲶尾呆呆地低下头咬住小婶婶喂过来的鲷鱼烧。“!!!”鲶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小婶婶突然将鲷鱼烧用舌头顶到鲶尾嘴里,并且在退出来的时候轻轻地舔了一下鲶尾的嘴唇。
  !!!鲶尾头顶上的呆毛已经激动地左歪右倒了,主殿她在做什么啊?!!还,还……伸了舌头……啊啊啊啊啊!自己在想些什么啊?!深感羞耻的鲶尾捂着爆红的脸冲出了门外。

  “哦呀,鲶尾哥怎么了?”栗田口家的小短裤们只看见鲶尾一阵风一样地在他们面前冲过去。“刚刚骨喰哥也是这样从房间里面冲出来了。”平野十分疑惑。“难道房间里有什么吗?”五虎退看样子有些害怕。“哎呀那我们去看看吧。”乱像大姐大一样发出了指令。
  小短裤们到骨喰和鲶尾的房间时只看见小婶婶一个人坐在桌子前,眼眶已经红了,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诶?!大将!变小了!”

※说好的嫖小短裤,依然没做到😂😂😂

※目测下一章是嫖小短裤和太爷爷,如果我的节操被狗吃了的话,就会嫖数珠丸(:з」∠)_

※大家如果有想嫖的人可以告诉我……我会认真考虑的

※姬友说我排版让人捉急,可是我真的懒得排啊。密密麻麻的,大家凑合着看吧……

※下午要去学校,再见了米娜桑,为什么放假的时间过得这么快!ಥ_ಥ

评论(1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