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酱请来我的怀抱

中二病 乙女心
时常有脑洞 可是文笔小学生呵呵
并且一时兴起坚持不下去是常事(快够)←_←
同时深陷好几个游戏沼(身任审神者,提督,制作人和记不住名字国家的公主)ಥ_ಥ
被爷爷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一期
被俾斯麦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欧根亲王
被泉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奏汰
被樱花引入坑最后却爱上了柴郡猫
没错,我就是一个爱变卦的家伙(「・ω・)「




上学期间,更文不定(虽然说我坑品本来就很差_(:°з」∠)_)

【ALL婶】【为什么今早的主殿换了画风1】

#突然来的脑洞#
#废话真的好多,文笔真的好渣#
#这只是个开头,污的在下面两篇╭( ・ㅂ・)و #
#求别喷(真挚脸)#

Chapter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哥你做了什么?!”次郎太刀惊恐的叫声把整个本丸都叫醒了。

   “嗯?怎么了吗?啊,真的很困啊……”和泉守兼定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他的身后是拿着红色发带的堀川。“兼桑等一下,还有一个蝴蝶结没有系哦。”
  

“所以说,一大早把大家吵醒到底是为什么?”烛台切光忠站在自己房间里,扯了扯衬衫的领子,看样子很不满自己现在的衣着,“啧,这样衣衫不整可真是不符合我的形象。”

  “呐,退要不要先和平野回去再睡一会?”一期试图将探头探脑的退和平野送回被窝,然而栗田口家的短刀们却都醒过来了。
  “一期哥,发生了什么吗?”乱将自己的长发理了理。“声音好像是从大将房间里传过来的,怎么了吗……”秋田揉了揉眼睛。
  “我去看看,大家不要乱跑哦,要是困的话再多睡一会吧。”一期经不住弟弟们好奇的目光,将衣服稍微整理一下就匆匆往审神者的房间赶去。

   “次郎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期看向此时站在审神者房间门口的次郎太刀,因为一(身)些(高)原因,一期只能看到次郎的后背。
  听到一期的声音,次郎才如梦初醒地呆呆转过身,他的脸上满是见了鬼的表情。“主殿,她……”顺着次郎抬起的手指看过去,一期也瞬间愣住了。自己,是没睡醒吧……
 

  只见审神者房间的地板上,高大的付丧神正手忙脚乱地抱着一个小豆丁,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是少见的不知所措和慌乱。
  而那个穿着和主殿一样的羽织,此刻正抓着太郎太刀一缕长发玩得开心的小豆丁,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什么异次空间的一期一振和次郎太刀完全呆在原地,好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啊哈哈,你们这些年轻人起得这么早,偶尔也要考虑到我这种老年人的感受啊。”三日月宗近走了过来。在他看到在太郎太刀怀里玩得不亦乐乎的某只小豆丁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他很快回过神来,走上前将太郎怀里的小豆丁夺过来抱在怀里:“啊哈哈哈,变小的主殿真是超级可爱呢……但是,”三日月宗近回过头,对昨晚的近侍太郎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请太郎太刀殿下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太郎被突然夺走了怀里的小豆丁,此刻看起来也有些茫然,他看着房间门口渐渐多起来的刀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昨晚我在守夜的时候,主殿让我到隔间休息,我答应之后继续守在门口,今早,就……变成这样了……”
  “那么,就是说太郎太刀殿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三日月宗近的语气里带着质问。
  “……”太郎太刀沉默着。
 

  “坏人,不准……欺负太郎!”被突然啃了一口脖子的三日月宗近的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继而周围撒起了小花。“虽然给主殿留下了‘坏人’的糟糕印象……但是主殿可以再咬一下嘛?”
  “唔……放开我,我要,去找太郎……”小婶婶挣扎着,试图用小胳膊小腿摆脱三日月宗近。
  “嘛,这可不行……真是伤脑筋,因为第一眼看到的是太郎殿下,所以这就是所谓的‘雏鸟效应’吗?”三日月宗近把拍上他的脸的小手拉下来握在手心里,看上去颇为苦恼。

   “啊啦啦,主上竟然变小了!啊啊啊,真是吓到我了,不过超可爱!”三日月宗近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被抢走了怀里的婶婶。他愣在原地,看着眼前机动突然变高的鹤丸。
  “主殿来玩举高高吧!”没有等小婶婶回答,鹤丸已经把小婶婶高高地抛起来,然后又用极为不正常的机动接住小婶婶。
  “哈哈哈,主上有没有被吓到?”鹤丸把软绵绵的小婶婶抱在怀里,用脸使劲蹭了蹭。“……呜……哇……”小婶婶怔怔地看了一会鹤丸,突然咬着下唇哭了出来。

   “你~在~对~主~做~什~么~”鹤丸感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回过头,只看见散发着黑气的长谷部。“当然是在陪主上玩啦,主上也很开心的对不对?”鹤丸看着已经停止哭泣,正呆呆地看着他的小婶婶,没忍住又蹭了蹭,“哎呀呀,真是的,怎么能这么可爱……”小婶婶看上去已经从刚刚的惊吓中反应过来了,她抓住鹤丸的衣服晃了晃,在鹤丸低下头时对鹤丸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再一次……这次,不会哭……”
  长谷部眼疾手快地把小婶婶从已经快要樱吹雪的鹤丸手里抢了过来。“真是太乱来了,主突然变小的原因还不知道,万一伤到了怎么办……”他低下头整理了一下小婶婶因为举高高而弄乱的头发,“不过这样看主还真是小小的,任人摆布呢……(//∇//)”
  小婶婶看着面前露出可(痴)怕(汉)笑容的长谷部,再次挣扎了起来。还是要去找太郎,太郎,很听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整理好仪容的烛台切光忠慢慢走过来。嗯,今天出现在大家的自己也很完美呢,烛台切光忠如是想道。
  在他看到长谷部怀里那个缩小版的审神者时候,内心彻底懵了。
 

  “麻麻。”烛台切光忠看见长谷部怀里的小婶婶向他伸出短短的手臂,而她吐出的称呼成功地让烛台切脑中的弦“啪嗒”一声断了。
  麻麻麻麻麻麻麻麻……小婶婶的声音在光忠的脑子里无限循环。都说小孩子不会说谎,主上难道觉得自己有女性的魅力和母爱的光辉吗?今天依旧帅气完美的光忠被自己的主上光速打脸。

※这里是被叫做“麻麻”受到一万点伤害正在和山姥切一起蹲墙角的烛台切……
※下一篇会是小婶婶和小短裤们的互动(ง •̀_•́)ง
※突然的脑洞……本来是打算写长谷部和爷爷那篇现世设定的,意外地难写,尤其是play(:з」∠)_ 请先吃下我的短小君吧各位……
※我和姬友的对话
  我:上次想写一期用本体刀上的两颗挂珠塞•进•去的,结果没写成,唉╯﹏╰
  姬友:两颗也太少了吧,对了,数珠丸不是有很多珠子嘛!
  我:…………-_-…………⊙ω⊙!!!可是数珠丸太圣洁了……
  姬友:就是这样污起来才带感啊!!!
  我:说得好有道理啊(๑òᆺó๑)

评论(10)

热度(176)